閱讀提示:
  太原市尖草坪區創新運用重兵整治機制、長效管理機制和綜合治理機制,巧妙破解“城中村”社會治安管理難題。這一實踐,為該市“城中村”治安綜合管理提供了樣本。
  對王瑞寧來說,自從當上旅館老闆,生活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踏實過。
  這位來自臨汾市大寧縣的中年人,已經在太原市尖草坪區西流村開了6年的旅館。“以前,一見穿警服的心裡就怕,是不是我們這旅館里又有問題了;現在打交道多了,知道人家是幫我們消除隱患,這才建立起信任,畢竟不用整天提心吊膽,為店里住著些什麼人而操心了。”
  在尖草坪區,和王瑞寧一樣,越來越多的人正明顯地感覺到身邊治安環境的好轉,這得益於尖草坪區區委、區政府和公安部門對“城中村”社會治安綜合管理新模式的探索。該區以太原市“城中村”社會治安集中整治活動為契機,創新運用重兵整治機制、長效管理機制和綜合治理機制,巧妙破解“城中村”社會治安管理難題,為全市城中村治安綜合管理提供了實踐樣本。
  重兵整治機制:瞄準“亂象”出鐵拳
  去年12月22日,冬至時節。室外,寒風刺骨,行人步伐匆匆;室內,西流村社區民警助理徐朝陽正抱著文件夾逐門逐戶登記信息。“我負責西流片區93個院落的信息採集,目前已與25個房東簽訂責任書,辦理了55個居住證。”
  正在打掃衛生的房東看到徐朝陽熱情地打著招呼。就在一個多月前,村裡張貼出一則關於城中村治安整治的公告,告訴村民民警要上門登記排查外來人員。“當時覺得可能就是一陣風,應付一下就完事。”誰成想,這次民警可不是只看看登記本,進門排查一兩次就完了。他們天天來,30多間出租房,每戶信息都被採集走了。之後,民警來了首先會對房號,發現有新入住的,就再次採集信息。
  這樣的工作,每天都在尖草坪區的“城中村”里重覆進行著。按照尖草坪區區委、區政府的部署,公安部門給村裡配了社區民警助理,全村所有院落的出租房都責任到人,要對所有租客進行信息登記。對村民來說,一開始,這樣頻繁的上門登記著實讓人不適應;但時間長了村裡的社會治安確實明顯好轉了。
  談及治安狀況,小東流村村主任李天兒講了這樣一個故事。去年,村裡有一名婦女光天化日之下被搶了金耳環,這件事曾一度在村裡“發酵”。李天兒說,外來人口確實為村民帶來了收入,可治安隱患也隨之而來。如今,公安部門給全村配備了15名助理民警,他們每天都會在民警的帶領下不定時在村裡巡邏,看到這些,大家都覺得出門放心了,在家安心了,睡覺也舒心了。
  “‘城中村’情況複雜,既不能眉毛鬍子一把全抓,也不能蜻蜓點水流於形式。”採訪中,太原市公安局尖草坪分局局長冀寶林告訴記者,“為此,我們將26個‘城中村’按照治安狀況複雜程度劃分為三類,一類重點村由分局領導親自掛帥,統一組織開展聯合治安大清查;二類村由包所局領導負責,配合屬地派出所開展集中大清查;三類村由派出所所長負責,分區域、分層次開展治安大清查。”
  記者瞭解到,短短兩個月的時間,尖草坪分局就對26個“城中村”開展50餘次集中清查整治行動,出動警力2000餘人次,清查出租院落1914個、出租房屋14734戶、外來人口21010人,查處行政案件47起,行政拘留43人,破獲刑事案件56起,打掉一個系列入戶盜竊團夥,端掉一處組織婦女賣淫窩點,打掉一個組織、容留、強迫賣淫犯罪團夥,解救失足婦女3人。
  長效管理機制:治理不刮一陣風
  每天早上8點前,新城派出所所長薄俊傑會準時來到所里,查看完值班情況後,就主持召開所務會,安排一天工作。9時許,他開始接待辦事群眾,隨後下村入戶進行檢查。中午將就著在辦公室休息一會兒,下午又匆匆開始了場所檢查,直到晚上帶領民警在重點區域檢查後方“謝幕”。
  儘管對於薄俊傑和他的同事來說,這樣高強度的工作早已習慣,但薄俊傑在工作中也時時感覺警力不足。
  為了能夠形成長效機制,徹底遏制城中村治安亂象,尖草坪公安分局成立了城中村社會治安集中整治領導組,冀寶林局長任組長,在尖草坪區委、區政府的大力支持下,通過增添近百名社區民警助理,發動萬餘名“紅袖標”平安志願者參與其中,共同編織城中村治安防治網。
  最終,尖草坪分局著手建立了26個社會治安集中整治辦公室。為解決警力不足的問題,給每個整治辦公室配備1至2名社區民警、1至2名機關民警、1至5名社區民警助理。值得一提的是,區委、區政府高度重視,大力支持公安局工作。將整治辦公室每年200餘萬元的工作經費列入了區財政年度預算,有力保障了工作的有序開展和今後的接力整治。
  徐朝陽就是從警校生、退伍軍轉和大中專學生等眾多應聘者中脫穎而出的78名社區民警助理之一。“三部曲”工作法是他每天的工作常態,即在社區民警帶領下,每天下午3時至5時進行巡邏和“九小場所”登記;晚7時到9時逐院逐戶進行流動人口、出租房屋登記,以摸清底數,建立外來人口、出租房屋等複雜場所和重點區域的台賬;晚9時後,根據發案時間規律和峰谷特點,在重點地段設卡盤查。
  “現在我們每個城中村都有這樣的民警加助理民警的隊伍,一個6個人的隊伍就相當於一個駐扎在城中村的小派出所。”冀寶林說,一個多月的整治行動,尖草坪區不僅有了案件查處成果和接警數據的變化,同時,長效機制的建立也使城中村治安問題得到破題。
  為做到常態運行,26個整治辦公室統一製作了各類登記記錄簿,給社區民警助理配上了“掌中寶”——“一圖二簿三表”,即責任區平面圖,租賃房屋登記簿、流動人口登記簿,特種行業登記表、公共場所登記表、商業網點登記表。拿著這幾張圖表,事無巨細,一目瞭然。
  綜合治理機制:協同作戰聚合力
  在小東流村,房東王金弟每天的工作就是打掃院內和樓道里的衛生。他家主要的收入來源就是出租自家院子的三層樓房,每層被分割成10多間大小不等的房屋,有的帶衛生間,有的不帶,每間每月租金300元到500元不等。
  自家的衛生容易打掃,勤快點就解決了。然而,對村裡的髒亂差和其他安全隱患問題,王金弟雖然掛在心上卻力不從心。村裡外來人口多,亂搭亂建現象也比較嚴重,一到冬天,燒鍋爐飄出來的灰塵落到彩鋼房上很容易引起火災,都是重大安全隱患。
  以前,不知道向誰去反映這些問題,沒想到現在社區民警也管這事。原來,尖草坪區創新了綜合治理機制,將“城中村”社會治安和其他問題一併解決。公安部門在對城中村重大安全隱患的依法處置和處理時,實施城中村重大安全隱患轉辦通知單,對發現不屬於公安機關管轄的重大安全隱患問題,及時將安全隱患轉辦通知單送鄉鎮、街辦和職能所屬相關部門,同時報送區政府。
  對向相關部門轉辦的安全隱患,整治辦公室緊盯不放,全程瞭解部門辦理情況。新城派出所在對轄區3個一類“城中村”安全隱患排查整治中,一次就排查出無證照、無手續、無安防措施的10所“黑幼兒園”。在第一時間,他們將情況向街辦和區教育局進行了彙報,並以轉辦單形式函告上述部門,直到辦結為止。
  對於相關部門請求協助進行的隱患整治,尖草坪分局也全力支持直到隱患消除。迎新派出所轄區“城中村”北固碾舉辦冰雪節,隨著游客的激增,極易引發糾紛和踩踏事件。同時,大量的社會車輛涌入村中,形成了嚴重的交通安全隱患。派出所一方面安排警力維護秩序,一方面及時將安全隱患通知交警大隊和文體審批部門,責令承辦方迅速進行了整改。
  為形成安全隱患多部門聯動的綜合治理態勢,尖草坪分局還積極動員社會各界力量和廣大群眾參與集中整治,如今,已形成以派出所為主體,街辦綜治辦、村委會、村治保會和萬餘名紅袖標平安志願者為一體的整治力量。
  看到記者採訪時,王金弟湊過來主動聊了起來:你看俺村大路口上安裝了監控視頻,民警們時不時地出現在村裡,治安環境好了,街上面貌變了,現在出入放心許多,舒坦了許多。以前撬門盜車的時有發生,現在幾乎絕跡了。他還向記者透露,他也是紅袖標平安志願者。集中整治,給村裡帶來的是脫胎換骨的變化。
  (原標題:行進中國·精彩故事——太原市尖草坪區:“城中村”從亂到治)
創作者介紹

1206

wfrjkm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